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姐姐才不会是魅魔】(04)【作者:943875589】
字数:831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Chapter-4

  4。1

  泰国人质事件六个月后,美国,田纳西州,孟菲斯,主城区

  「嘎吱……砰」。开门关门之后,高跟鞋踩在木地板上的声音传来,吉娜走向飘着香味的餐厅,安迪一身警服正襟危坐,两份精致的早餐摆在桌上。吉娜见他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无视那副虎视眈眈的眼神,毫不理会地坐下就开吃。最后,瞪了半天眼睛却毫无成效的安迪,还是无奈地先开了口:「先别吃了,我问你,昨晚又去哪了?」

  「只是去酒吧坐坐,我不是小孩,也不是你的战俘或者嫌犯。」吉娜的回答冰冷而淡漠。

  「酒吧?哪家酒吧?地址给我。你知道现在的治安环境么,你知道你弟自从退役进了特警,每个轮班都得去处理火拼、枪击,最近几个月,不是毒贩莫名其妙失踪,就是黑帮被人烧成灰,还有一打不知道怎么来的干尸,警探们都快疯了。还有,你不是小孩子不一样被绑票了么,也不知道长长教训?还有……」

  「啪」的一声,一把金属叉子直接在吉娜手中断成两截,安迪目瞪口呆,这力量,不像是姐姐能做得出来的啊……

  吉娜仍是不紧不慢,眼神中满是挑衅:「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不如我今天就买机票回中国?」

  「你……!」一如平常被戳中死穴的安迪,憋着一肚子火没处发,气的早餐也不顾不上吃地甩门而去,门口停着的警车一阵巨大的轰鸣,随后警笛呼啸疾驰而去,这一天里估计不少毒贩黑帮要倒霉。

  家中的吉娜听到远去的警笛声,这才看着断裂的叉子轻出一口气,想到他那副对自己关心则乱的样子,又禁不住展颜一笑,骂了句「傻瓜」,失踪、干尸么,看来迟早要面对的啊,臭小子现在是该好好收拾下了,啊,他精液的味道可不差呢……想到曾经尝过的美味,吉娜的眼睛突然变得血红,「哎,又饿了,解除封印后的形态还真是不习惯……」

  4。2

  当天夜间,美国,田纳西州,孟菲斯,城郊

  几个保镖模样的彪形大汉簇拥着一辆外观低调的轿车缓缓驶入地下停车场,在与对方约定好的车位附近停下,昏暗的灯光下,隐隐映出对面的一幅诡异景象。只见一名妆容妖艳的女人,正和交易对象的一方玩着教人面红耳赤的游戏,说是女人其实也不尽然,只见她火红的发丝间,弯曲着两根狰狞的暗黑犄角,一对细小的蝠翼在她裸露光滑的后背摇摆,而一条红黑相间的尻尾一端连着她的股间,另一端则套在一个男人的阳根上。而她的下体两穴则分别侍奉着另外两个人的男根,精通淫技的魅魔半跪地上,同时为插入淫穴和后庭的肉棒留出活动的空间,上身则趴伏在另一个跪在地上的壮男子胯间,而第四根肉棒,正在她的口齿间进进出出,进食的欢愉让魅魔分外享受。尽管不确定眼前的生物到底是什么,可依靠人类本能就能理解的多人性交场景,和那哼哼啊啊的呻吟声,还是让来客一阵艳羡,空气中弥漫的甜腻淫香也愈发惑人,几个大汉的下体不约而同地立起了帐篷。

  瞧见更多的猎物入了圈套,魅魔淫媚的脸上满是兴奋之色,只想尽快解决掉眼前的食物以便品尝新的美食,当下不再迟疑,她樱唇之间的肉棒便成了第一个牺牲品。原本正在享受来自眼前尤物唇齿间服务的男人,突然发觉女人的舌头变得异常灵活,时而能够弯曲,从而不留缝隙的包裹住他大半个棒身,时而能够如海浪翻涌般,舌尖在龟颈系带快速翻飞,营造出一波波快感,两只戴着蕾丝手袜的巧手,也在棒底和玉袋附近游移撩拨,看似微不足道的动作,累积起来也是不容小觑的快乐,只叫男人自己舒爽得双手按住身下那头火红的发丝,配合着魔物的节奏拼命挺动,不消片刻就隐隐有了泄意。

  而他身下的魅魔将一只手滑向他的后腰猛然发力,将男人的棒身深深探入咽喉之中,紧箍着龟头的腔道对着竖眼缓缓蠕动,异样的快感让男人忍耐不住地喷射出精液,先前放在后腰的素手也分出一根纤指深入后庭之中,熟练地找到那片敏感之处,然后尖利的指甲狠狠地刺入其中,滚烫的精液便如同奔流的江河,源源不断地注入那个无底之洞……魅魔身下的三个男人同样正被巨大的快感所吞噬,专为榨精而生的魅魔性器官,必然不是普通的男人能够承受得住的存在,紧箍油滑的淫穴、褶皱千重的菊穴、变化多端的尻尾,无一不是能够带来远超人类女子性器之快乐的淫靡之所。

  主攻魅魔淫穴的男人仰卧地上,早已被淫毒侵蚀的身体如同献祭的奴隶一般,忠实地将自己的阳根往自己上方滑腻的蜜道中送去,每次进出都带出一股魔女的淫液,他的胯间一片水光闪亮、媚香阵阵;在魅魔后庭耕耘的男人,则被层层叠叠的菊道制服,肉棒的每一次进出,都会被一道道肉褶刮弄施以激烈的快感;而一开始就被尻尾奸淫的男子,空洞的双目失神已久,舒爽的身体腰肢挺立、浑身颤抖,而这三个大汉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早该崩溃的精关却被一股神秘的气息锁死而发泄不得,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时刻的到来。

  答案在魅魔用深喉性技榨出那个男人的精液之后得以揭晓,三人的射精禁制同时解除,早已按捺不住的肉棒疯狂喷射,同时从四个地方汹涌而入的海量精华,让饥渴的魅魔格外满足,白嫩肌肤泛起片片潮红,隐隐有了高潮的迹象。一旁观战的数人自是没有已成猎物的觉悟,眼见一场淫艳无比的春宫大戏上演,加之魅魔交欢时散发的媚香蚀脑,神魂颠倒的三个保镖齐刷刷的解开裤带掏出肿胀的阳根,自顾自地打起了手枪,对于耳麦中的指令充耳不闻。

  坐在车内的毒枭和司机靠着密闭的车体,没受到淫毒的袭扰,借着车灯的照射却是比任何人都看得清楚眼前的场景。只见原本是要跟自己交易的买家四个人,在自己到来后不久,身体就不约而同的开始抽搐,随后脸上全是尽享高潮快感的愉悦之色,然而没过多久,或健硕或肥胖的四人,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得消瘦,而始作俑者的魅魔,却将视线穿过正在她口中发泄不止的男人,投向坐在车内的毒枭,勾人的眼神分外霸道,似要将其一口吃掉。饶是平时见过不少杀伐场面的毒枭也不由心生怯意,忙让司机开车离开,从看到魅魔那一刻就已经熄火的引擎却是再也发动不了,急的车内的二人一通狂骂。

  达到目的的魔女,回过神来继续榨取眼前的猎物,只是把榨取的速度悄悄地加快了不少,不多时,四个壮年男子就成了一具具人干,脸上保持着愉悦的神情,嘴角还流淌着晶莹的液体。还差一点就达到高潮的魅魔,颇有些气恼的站立起来,红黑相间的尻尾贯彻着主人的意志,如同长鞭一般狂乱的飞舞,将地上干涸的男人抽打成一粒粒粉末,世上再无此四人存在的证明。此时车内的毒枭得以一窥魔物的全貌:艳祸众生的绝美容颜,眼妆浓郁、双唇猩红,豪乳细腰丰臀,身上是蕾丝和黑纱为主的情趣内衣、手袜、黑丝,如不是那醒目的飞翼和尻尾,必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女子。抬着傲慢的红色双眸,魅魔迈着猫步向毒枭的座驾款款而来,黑色的红底细高跟鞋在水泥地上叩击出的哒哒声,如同死神来临的乐章,敲打在车内二人的心头,惊恐的毒枭指着朝自己而来的魔女喃喃着「怪物……」,而目睹了一切后恐惧到极点的毒枭司机,再也忍受不住这份压迫,打开车门抛下自己的老板夺路而逃,没跑几步却如同撞在一堵墙上一般,狠狠跌了回来。

  魔女给正为其神魂颠倒的三个保镖下了射精禁止术后,直接掠过了他们和车里仅剩的毒枭,瞬间出现在跌坐在地的司机面前。「呵呵呵呵,没有用的哟小弟弟,这个呀可是你维黛丝姐姐专门替你开设的结界,没有姐姐的允许,你可就永远都出不去了呢~ 咯咯咯!。」已经受到淫毒侵蚀的司机回过身来,一把抱住维黛丝的高跟玉足,满脸潮红的脸颊贴上黑丝美腿,用最后的神志哀求:「求求你放过我,我只是司机,我什么都不知道的。」

  「咯咯咯,不老实的小弟弟可是要狠狠惩罚的呢,你想好答案了嘛?」男人抬头看去,居高临下的维黛丝带着冷酷的气势,一副似笑非笑、饱含深意的神情,嘴角还挂着一丝嘲弄的笑意。司机回避了维黛丝似乎能看穿人心的深邃眼眸,咬着牙说道:「真的真的,我是司机什么都不知道。」维黛丝缓缓蹲下,扶起司机的头部,妖媚的容颜近在咫尺,「姐姐知道了,一定会好好款待你这爱说谎的孩纸的。」男人的惊恐还未来得及扩散,就迎来了两瓣火热的红唇,灵动的舌尖毫无困难地突入对方的口中,一股甘甜的唾液顺势被送入,司机脸上现出一副痴迷的神情,随后被维黛丝留在了地上。「最好的甜点要留到最后食用,你就先休息下吧,姐姐先去招呼你的伙伴们。」

  4。3

  言毕,维黛丝一脸妖娆地走近那三个早已快把自己的肉棒撸出血,却仍旧无法射精的保镖之中,「你们久等了吧,就用姐姐的身体来好好抚慰你们狂躁的灵魂吧。」说完一手搂住一名保镖的后脑,红唇盖上对方的嘴,送去让人迷醉的唾液,同时抬起一条修长的黑丝美腿缓缓蹭弄他那几乎爆炸的阳茎;另一手则牵着第二名保镖的男根,磨蹭站立着的另一条丝袜美腿,再由离地那条腿上穿着高跟鞋的金属细跟一道,构成一个包夹之所,如此,维黛丝的腰腹的一个摆动,便能同时逗弄两根火热的男根;而空出的那只素手,便盘上了第三个保镖的肉棒,娴熟的手技施展开来,随后撤销了对他们施与的射精禁制。

  三个男人脸色痴迷,同时沉浸在维黛丝给予的快感中,「舒服吗,我的宝贝们?快把你们的精液都给姐姐吧!」如同回应魔女的指令一般,所有人在听到她的媚音之后,便疯狂的发泄出来,代表舒爽的低吼不绝于耳,所有的精液都被精准地引导,喷射在迷人的丝袜美腿和覆盖着手袜的藕臂上,腥臊的白浆混合着维黛丝身上的媚香,现场的气味异常淫靡。「咯咯咯,射的真多,真叫姐姐喜欢,可是姐姐想要更多哦~~」大量的精华随后便被维黛丝的皮肤快速地吸收,曾经布满黑色丝袜和手袜的斑驳白痕,已变得点滴不剩。尽管才发泄过一次,三个保镖却是疲惫不堪地跌落在地,有着之前跟好几个女人连续大战一整夜也不曾有过的疲态。可饥渴的魔女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们,此前与她接吻过的那名保镖,尽管与其他二人一般疲惫,可下体却还挺立如柱,自然是那些甜美的唾液在工作着。
  维黛丝拨开情趣内衣的吊带缓缓趴伏在他身旁,一只丰满茁挺的豪乳弹跳而出,将那玉球尖端的细小蓓蕾送入男子口中之后,香甜的乳汁不由分说地灌注进去,一股股暖流就从从他口中游走至全身,似要将他的整个身体融化一般,而魅魔的纤手也爬上他的肉棒不住套弄,舒爽的感觉让他睁大了双目,却喝下了更多的乳汁。另外两人眼见同伴香艳的待遇,也爬过来如孩童般地乞求着魔女的施舍,维黛丝妖媚的容颜狡猾一笑,先是翻身上马将第一个保镖已经足够坚挺的肉棒,塞入自己的淫穴中挺动起柔若无骨的腰肢,销魂的感觉让维黛丝和男人同时发出阵阵舒爽的呻吟;随后索性将自己的上身的情趣内衣剥开,任由其余的两人把玩吮吸她的两只豪乳,不多时这两人也同样浑身燥热,暴涨的男根开始索要更多的快乐。

  维黛丝却是不缓不急地专心侍奉着身下的男人,榨精秘穴紧紧包裹着他的阳茎,油滑多汁的肉壁如同蚯蚓一般蠕动,从根部到龟头,不留死角地摩擦挤弄,带给男人此生绝无仅有的美妙快感。「额……额……啊……爽死了,你到底是什么来的,跟你做怎么会怎么爽……啊……」

  「咯咯咯,觉得爽就快点射出来,快点把精液交给姐姐好不好哪?咯咯」随后一股神秘的吸力从淫穴深处传来,男人立时更加兴奋:「喔!里面还会吸人的,好爽,喔……再多用力点,吸我!」一旁的另外两人听到这让人疯狂的感受,几乎立马就要暴起,将自己的肉棒插入那同伴口中无比销魂的淫穴,体验一把无上的快感。

  魅魔的脸上挂着妖冶的媚笑:「这可是你说的额~ 呐,姐姐这就来用力吸干你了,你可别高兴到哭出来哟……你们两个小弟弟这么调皮打扰姐姐进食,姐姐可要小小惩罚你们下。」随后那摆动的尻尾,则准确地套上了一名保镖的阳根,不输于小穴的魅魔专属榨精器官,带来同样不可能由人类女性相媲美的剧烈快感,让原本满脸狂躁的男人瞬间双目圆睁、表情呆滞。而另一个保镖,则获得了维黛丝玉手的抚慰,灵活的纤指在肉棒四周上下翻飞,玉带肉丸也没漏下,冠沟系带一类的敏感点更是重点关照,男根的主人一时也顾不上捣乱。「现在没人打扰我们了,姐姐这就一口气把你吸干干哦~ 」

  维黛丝下体的幽洞内吸力顿时暴涨,配合着加速蠕动的湿滑肉壁,柔软的腰肢仅仅一次摆动,就榨出了身下男人的精液,而维黛丝持续摆动的腰肢如波浪一般唯美,幽径深处的那股吸力也并未停下,反倒毫不停歇地笼罩着龟头竖眼狠命抽吸。汹涌而来的白浆瞬间灌满了魅魔饥渴的子宫,不消片刻玉袋中的精液就已经干涸,之后便是全身的体液混合着精血,从阳茎中喷薄而出,自己的体温也随着下体不停喷射的液体而带走,惊恐的男人从无边的快乐中回过神来,眼前妖艳的魅魔却在宣告着他最终的命运:「可怜的小弟弟,竟然喝下了魅魔的乳汁,那可是世间最为强力的淫毒和消化液。感受到了嘛?你全身的骨髓和肉体,都化成了精血,从这里一直流到这里,然后,就到了这里」

  魅魔分出一只套弄他同伴的纤手,尖利的红色指甲从他胸膛一路下滑划出一道血痕,掠过他们正紧密结合的交合处,最后停在她洁白平坦、此刻正不断蠕动的小腹上。「咯咯咯,你不是要姐姐用力地吸你嘛,现在姐姐可是很好心的满足你的愿望呢,别担心,你的两个同伴很快就会来陪你了,咯咯咯咯。」猎物转头望去,一个同伴正被魅魔的一只手折腾的如痴如醉,而另一个被尻尾关照的伙伴,甚至早已在自己之前,就被那恐怖而又高效的榨精器官给吸成了人干。娇嫩的手掌封盖着他的嘴,阻止他向同伴说出警示的话语,尽管沉迷淫欲之中的猎物自不会注意到魅魔的话语,血红的双眸放射出摄人的目光,恶魔的嘴角挂着残酷的笑容,淫靡的肉穴快速榨取着所余不多的精血,带着不甘与痛苦,在那销魂的淫穴中射出了最后一滴液体……

  而他的两个伙伴也没等太久,之前一直享受着维黛丝手技的保镖替换了同伴的位置,火热的肉棒被纳入永远饥渴的魔窟中,花费了不少手上功夫的猎物,也让其失去了玩弄的兴致,维黛丝直接用淫穴的蠕动和吸力,在男人的肉棒几乎是插入的瞬间,就喷射出了精华,而飞舞的尻尾也幻化成密布凸点的肉棒,不容猎物反应就冲进了其后庭,对着那致命的弱点狠狠蹂躏。多重的刺激下,精血的喷射根本无法停止,海量精华的涌入让维黛丝分外满足,娇美的玉颈高高扬起,而她身下的身躯,则快速地消瘦、干涸……

  4。4

  嗒嗒嗒嗒,高跟鞋叩击地面的声音复又回荡在结界覆盖下的停车场里,还有一个猎物,正躲在豪华轿车里瑟瑟发抖,目睹了司机的逃亡失败和三个保镖被吸成人干之后,毒枭对自己的生存再不抱任何希望,只求能像其他人一样做个牡丹花下死的风流鬼,死亡临近的恐惧、香艳性爱的期待,让他的身躯不停颤抖。胡思乱想中,几根纤细的手指搭上了车门的把手,下一刻,整个车门都被卸下扔出数米之外,而那强劲的力道和这只纤细的藕臂,怎么看也联系不到一起。「恐惧和痛苦,是最好的调味品。你还不知道呢吧?就让姐姐来把你变得更美味吧。」面对一脸懵逼的毒枭,维黛丝冷酷地嘲弄着眼前的猎物,尻尾直接缠绕上男人粗壮的颈椎将其拖出车外。

  无法呼吸的毒枭四肢挥舞,胖硕的身躯不停扭动,直到其几乎窒息,维黛丝才略微松开缠绕他脖子的尻尾。方才还衣衫凌乱、淫态毕露魅魔,此刻一身性感的红黑相间漆皮女王装,抹胸样式的连体衣裸露出丰满挺拔的双乳,同样黑色的尖头细高跟大腿靴包裹着两条美腿,在靴口和覆盖下体的连体衣之间,留出了一片绝对领域,恰到好处地引诱着猎物的情欲。突然之间,尻尾又缠紧了男人的脖子,踏着高跟靴的维黛丝走到毒枭的脸颊边,居高临下饱含威严地说道:「接下来姐姐我问一句,你答一句,答对了有奖励,答错了嘛,咯咯咯,你知道姐姐的手段的哟。」边说边用修长的手指揉磨着下体,饥渴的淫液已经穿破连体女王装的阻隔,一滴滴掉落在地上,散发出淫靡的芬芳。

  男人连连点头,而那渴望的眼神被双腿间那片为衣料所遮挡的淫穴所吸引,一时竟忘记了挣扎。看穿一切的维黛丝松开了他脖颈间的尻尾,「第一个问题,今晚的交易还有其他人知道么?」「没了没了,最近风声紧,道上莫名其妙失踪的同行也多,为了保命也没告诉太多人。」「表现不错,来姐姐给你奖励~ 」说着两条长靴美腿横跨在男人脸颊两侧,滴滴下坠的淫液就落在他脸上,毒枭急忙调整位置张开嘴,想一品那甘露的滋味。维黛丝也由得他,狡黠地一笑:「第二个问题,你和开车的人,谁才是真正的老板?」胖子一愣,照着多年的习惯回答「我是。」

  「咯咯,姐姐最不喜欢撒谎的孩纸了。」不等胖子反应过来,一只长靴细长尖锐的靴跟就插进了他的肩膀,「啊……」的一声惨叫,毒枭肥大的脑门瞬间冒出了无数汗珠,身体蜷缩成一团,一只手不顾疼痛徒劳地想要拔起那只长靴。维黛丝面带冷酷的嘲笑,再略微用力,靴跟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敲击在水泥地板上发出一声脆响。伴随又一声惨叫,胖子顿时再无力气做任何动作,「怎么样呀,现在要对姐姐说实话了么?」「我没骗你,真的是我……」维黛丝收起了笑容一脸冰霜,「那你可要好好享受接下来的惩罚哟~ 」

  穿透了胖子肩膀的高跟靴缓缓收回,他却感觉随着靴跟的移动,一阵阵撕裂般的剧烈疼痛也随之而来,如同有异物在撕扯他的血肉一般,让他痛不欲生,迷惑的眼眸死死盯着已经拔出来的靴跟,只见原本光滑尖细的靴跟上,此刻密密麻麻的布满倒刺,而他的血肉就被那些倒刺拉拽着剥离了他的身躯,殷红的鲜血正顺着靴跟滴落在肩膀附近的肌肤上。再想到剩下的靴跟从他体内拔出时,也会这样撕扯他的身体,毒枭顿时面如死灰。已经沉迷于折磨猎物心灵这一乐趣的维黛丝,自然不会放过这一机会:「你不知道吧,姐姐的衣物就是身体的一部分哦~所以姐姐想让他们怎么变,他们就能这么变,就像这样……」

  「啊……啊……!」随着毫不停歇地惨叫,尖细的靴跟开始变粗,使得倒刺能紧贴猎物的肉体,而那倒刺也变得更长,狠狠地插进了胖子肩膀的血肉内,随后开始不规则地扭动,残忍地撕扯搅碎着肌肉组织,给他带来剧烈的疼痛。最后,胖子已是连惨叫都发不出声,带着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如同MMA格斗中认输的拳手一样,拍打着那只性感却恐怖的长靴,而这全程之中,维黛丝一脸得意之色地品尝着猎物的痛苦,「现在能告诉我谁才是领头人了么?」虚弱的胖子抬起手臂,指了指「司机」的方向。「呀,回答对了呐!那让姐姐好好奖励你咯~ 」
  高跟靴的靴跟再无任何意外地顺利退出了胖子肩膀,随后曼妙的身姿渡步到了他的胯前,胯间的肉棒在魅魔淫液的刺激下早已挺立如铁,在高档西裤上顶起雄伟的一座小山,即使剧烈疼痛的折磨也没让其软化。靴底在小山周围游走一遍,那男根就解脱了束缚暴露于空气中,深有体会的胖子也不愿理会靴底的奥妙,只盼着眼前女妖口中的「奖励」能让他少受折磨。「小宝贝,姐姐的奖励这就来了哦~ 」胖子闻声,用上所有力气撑起半边身子,只见一只靴跟变得尖细无比,正悬在自己挺立的肉棒上方缓缓下落,而尻尾如毒蛇一般向他的头顶滑去,箭型的末端缓缓张开,一根细小的针刺被送了出来,随后靴跟精准地刺入竖眼之中,慌乱的神情在胖子脸上闪过,却被女妖捕捉到,带着针刺的尻尾同时刺入他的脑中。
  一上一下两个如针尖刺入胖子体内的魅魔器官,注入淫毒的同时开始了对胖子精液和脑髓的吸取,高效的淫毒麻痹了他的肢体,却把身体的敏感度前所未有地提升,而通过尿道和大脑强制吸收精华,并没有给胖子带来任何的快感。强劲的吸力只抽取精液和脑髓这些人体最宝贵的液体,反而让他清晰地体会身体内的精华,一点一滴被吸出体外的全过程。生命流逝的痛苦无比清晰,让胖子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但任何逃离的举动都被淫毒的效力所粉碎。因为进食而变得残忍而冷酷的维黛丝,对命运已经注定的猎物不会有一丝怜悯。「带着恐惧和痛苦,此时的精液和脑髓果然最为美味!」看着苦苦挣扎中的胖子,维黛丝毫不在意地只顾品尝着食物。脑髓和精液很快被吸干,脑死亡的胖子,一脸狰狞的表情诉说着临死前巨大的痛苦,维黛丝随手一个魔法,便将其烧成灰烬……

                尾声

  「啪啪啪」,一阵掌声从停车场的水泥柱后传来,「公主,你进食的速度变得更快了,还有那些手段,啧啧啧,连我看了都觉得惊喜。对了,最后那个胖子,那些问题不过是你玩弄猎物的借口吧?」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妇从阴影中走出来,长款沙色风衣、白衬衫、短裙、黑丝、尖头细高跟鞋,还是一身性感OL装的阿蜜莉雅。

  「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师傅,最后的甜点嘛。」面对比自己年长几百岁的高阶魅魔,维黛丝也难得的露出了少女心。

  「最后?那不是还有个幕后老板么」阿蜜莉雅边说,边把视线投向中了维黛丝一个毒吻之后就人事不省的「司机」。

  「那个嘛?那可是我专门留着给我家里那可爱弟弟的礼物哦,看看我们两到底是谁需要好好长长教训呢。」回过头来的维黛丝带着妩媚的笑容,看似俏皮的言语中却透着十足的冰冷。

  阿蜜莉雅则是一副期待好戏上演的兴奋:「咦,不打算瞒着他了,你不是一直怕他知道你的身份么,也舍不得动他么?」

  「可我现在觉得,对于一个抖M来说,狠狠蹂躏才是对他最大的爱吧……你说呢,师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