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可怜的妈妈】(第四部) (01)【作者:饥饿的杰克】
字数:624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楔 子

  经过绿皮火车上几天几夜的颠簸,我和妈妈终于回到了北方老家。

  到车站那天,没有一个亲戚朋友来接我们,也不见父亲的身影。我们母子俩拎着大包小包,不免有些失望,只得灰溜溜地挤公交回家。

  坐在又脏又破的公交车上,本身十分煎熬,但看着窗外熟悉的、久违的故乡街景,这座生我养我的北方小县城,我们母子俩顿感亲切,心情也逐渐变好。回想这些年,妈妈在南方遭受的种种悲惨经历,人在异地他乡,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如今,我们总算回到了自己家乡,有了一处落叶归根的地方。

  俗话说得好: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草窝。


                 一

  「磊子,真是麻烦你了!这是1000块钱,你就当房租吧。」

  「哎呀,兄弟,你就别跟我见外了,咱俩还谈什么钱!你和你妈妈现在这处境,我能见死不救吗?」

  「谢谢了,总之等我妈妈一租到房子,我们就尽快搬出去。」

  「不急不急,我这儿反正没别人,你们想住多久都行!」

  ……

  回来北方老家后,我们母子俩并没有住回自己家中。毕竟当年妈妈带我南下投奔表舅前,她就与爸爸办理了离婚,我妈妈算是净身出户,家里那套房子,完全是我爸的个人财产;另外,这次我们母子俩返乡,我爸连关照的电话都没打过一个,想必他是铁了心要与我和妈妈断绝关系,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要了……无可奈何之下,我只好联系上多年的小伙伴—磊子,暂时先在他家落脚,反正磊子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一时半会不会回来。

  当天晚上,磊子在外面打包了一桌酒菜,为我们母子俩接风洗尘。

  我和磊子就着地道的东北锅包肉,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酒瓶很快见底,但俩人却丝毫没有醉意;母亲坐在一旁,虽然不喝酒,但她看着我和磊子俩开怀畅饮,也很是开心;母亲脸上一直带着欣慰的笑容,时不时地,她还主动给磊子夹菜、倒酒。

  我、妈妈、磊子,三人好像久别重逢的一家子,磊子也好像真的变成了我的亲兄弟……正值深秋,屋里气氛却十分暖人。

  「哎,兄弟,当年你和阿姨走后……我……我一直很惦记你们……」

  磊子说罢,又闷头干了一杯。

  「我不是也打过几次电话给你?除了你,我连我爸都没联系过」,我跟着也干了一杯,继续说道,「磊子,我可从来没忘记啊!当年要不是你通风报信,我们母子俩哪能从高老大那儿虎口脱险?」

  磊子听了,摆摆手说道:「别提了、别提了,那姓高的就不是个东西……哎,小伟,你和阿姨在南方过得怎样?那几次你给我打电话,我也不敢多问,怕你们在南方太滋润,一辈子都不想回来了。」

  说罢,磊子还故意撇起嘴,对我妈妈做了一个「呜呜呜」的假哭表情,我妈妈看他那副可爱模样,不禁摇摇头轻笑了几声,并帮磊子把酒满上。

  「哪里过得滋润?!钱没挣到多少,我妈还被人玩惨了……」

  「小伟!」

  母亲听我说得这么直白,用粉拳捶了我一下,示意我别乱讲话。

  磊子见状,赶紧对我使了使眼色,他把我拉到厨房里,神情谨慎地问道:「兄弟,你刚刚说……阿姨她……她在南方,是不是也被人……?」

  「哎,有啥好避嫌的?磊子,你当年又不是没上过我妈?我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说罢,我和磊子回酒桌上,哥俩互敬了一杯。然后我当着妈妈的面,将她这两年在南方的种种性经历,从刚到表舅家就被邻居老头强奸,到最后返乡时被卖到偏远地区做性奴,等等,全部一五一十地讲给磊子听。我毫无保留,用词准确,把我妈妈被人玩弄、奸污、调教的细节,只要能想起来的,都告诉了磊子。讲到后来,因为与我妈妈发生性关系的男人实在太多,我总是搞混,记不得名字,于是就用外貌特征代替形容,比如:我妈妈坐在眼镜男的鸡巴上,屁股扭来扭去,大胡子男人就在前面揪着我妈妈的奶头旋转,后面还有一个谢顶老头肏她的屁眼儿,我妈妈疼得嗷嗷直叫,小个子男人就过来把鸡巴塞进她的嘴里,堵我妈妈的嘴……

  磊子听得很入神,他睁着圆溜溜地双眼,盯着我,酒也没心思喝了;我妈妈则尴尬的要死,她放下筷子,面红耳赤地坐在那,一言不发。

  ……

  「啥?开什么玩笑!阿姨还拍过AV?这不大可能吧,兄弟,你是不是在逗我啊?」

  听我说到这一段时,磊子惊得一些目瞪口呆,还有些半信半疑。

  「什么AV啊,就是些粗制滥造的小黄片。」

  「兄弟,你……你……你就吹吧!当我傻啊?你咋不说你妈是松岛枫呢?」
  「不是跟你说了嘛,都是些地下发行的小黄碟……怎么?你还是不信?好吧……」

  我指了指门口那堆大包小包,说道,「瞧那儿,我妈行李箱里还有几张碟片,你不信,就自己拿去瞅瞅!」

  半晌,磊子愣了一下,突然叫道:「哎呀,真是老牛逼了!来来来,阿姨,我敬你一个!」

  磊子几乎是跳起来,他手握酒杯,特地绕道我妈妈座位旁,我妈妈表情无比尴尬地举起手中的饮料,抿了一口。

  ……

  夜里,喝了一斤多白酒的我,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不省人事。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忽然感觉有人在推我,我勉强睁开眼睛一看,是我妈妈。

  「干啥啊?深更半夜不睡觉!」

   我极不耐烦地问我妈妈

  妈妈穿着一层薄薄的、几乎透明的睡衣,她安静坐在床头,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朝房门口努了努嘴;我摇摇头,推开妈妈,带着一身下床气走到房门口,脸上写满着被人从熟睡中吵醒的不悦;这时候,我忽然听到一阵女人的呻吟声,那声音如此熟悉,使我很快就反应过来,那是我妈妈发出的呻吟声;我转过脑袋看了看,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妈妈依旧安静地坐在床头,穿着那件薄薄的、几乎透明的睡衣。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以为自己昏了头,便悄悄打开房门,却只敢露出一道细缝,往外一瞧:哎呀,原来是磊子在客厅里看我妈妈主演的色情片!!

  磊子坐在沙发上,裤子脱了一半,一只手握在自己的阴茎上,手边还放了一卷卫生纸,他盯着电视机看得兴致勃勃—很明显,磊子正在对着我妈妈演的色情片打飞机;电视机画面,我妈妈被一个壮硕的男人压在身下狠狠地肏着,她穿着肉色吊带袜的双腿盘绕在男人黝黑的脊背上,我妈妈一边被肏的淫声大作,一边时不时地望向摄像镜头。

  我在门口瞧了一会儿,觉得有些无聊,便转身准备回去睡觉。

  这时候,母亲突然走到我跟前,一把抓住我的手,她含情脉脉地望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妈,怎么了?您为啥不睡觉?」

  此时我已经没有了不耐烦,但却觉得母亲有点奇怪。

  母亲看了看我,眼神水汪汪的,半晌,她垂下脑袋,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没什么……只是……小伟啊,你和磊子关系这么好,他又收留我们娘俩在这住……你说……我……我们是不是该报答他一下?」

  「是啊,但我刚刚给他钱,他死活都不肯要,您也看见了。」

  「不,不是钱,我不是指这个。」

  母亲摇摇头。

  「那你什么意思?」

  母亲不再说话,她背对着我,转过身去,从上往下解开睡衣的扣子,然后把睡衣脱下扔在大床上。

  「小伟,你先睡吧,我去陪陪他。」

  母亲全身一丝不挂着,直挺挺地站在我眼前,她胸口一对雪白的大乳房微微晃动,两只乳房优美的弧线之间夹着深深的乳沟。我看着母亲诱人的裸体,有点出神,几乎没听见她刚刚说了什么。

  随后,没等我回话,母亲便推开房门,迳自走了出去。

  磊子看着我妈妈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还赤裸着身子,他顿时有点紧张,下意识地就想去提裤子,但很快磊子反应过来,自己过去又不是没搞过眼前这个女人,有啥好紧张的?于是磊子干脆将裤子整个脱掉,并用手握着阳具,恶作剧般地朝我妈妈甩了两下;我妈妈耸搭着脑袋,不敢直视他的眼睛,脸色羞得潮红;半分钟后,我妈妈主动坐到磊子身边,她用手轻轻握住磊子的阴茎,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谢谢你,磊子,帮了我和小伟不少忙。」

  磊子二话没说,伸手一把抓住我妈妈的巨乳,兴奋地揉捏起来。我妈妈那一对雪白粉嫩的巨乳,被磊子一手握着一只、搓扁捏圆,像面粉团似的揉弄成各种形状,两粒熟透了的黑奶头也很快「听话」地勃立起来。

  「哈哈,阿姨,几年不见,你的奶头咋还这么敏感啊?」

  磊子淫笑着问道。

  我妈妈虽不答话,但她上半身始终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不躲不避,任由磊子玩弄她的大乳房。

  此时,电视机上仍在播放着我妈妈被人奸淫的画面,她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一前一后地拥拱着,两根乌黑的肉棒在她的肉穴和嘴巴里同时进出;磊子把音量调到最高,即使在房间里睡觉的我,也能听到妈妈发自肺腑地娇媚的叫床声,以及男人们射精时爽到爆的闷吼声……我妈妈看着屏幕上自己淫荡又狼狈的模样,再看看眼前这个和自己儿子年龄相仿的少年,她顿时母性大发,我妈妈语气温柔地对磊子说:「小小年纪,别看这些下流的东西了,让阿姨陪陪你。」

  说着我妈妈就伸手去拿遥控器,把电视关了。

  「哈,不看就不看!那阿姨准备怎么『陪』我呢?」

  我妈妈不回答,直接用行动表示:她娇呼了一口气,接着抬起白花花的大腿,跨坐在磊子身上;磊子一把搂过我妈妈,右手挽着我妈妈的腰,左手伸到她的阴部,大拇指和食指揉捻阴蒂,中指和无名指熟练地肏进我妈阴道;受到突然袭击的我妈妈不由惊叫一声,磊子淫笑着分开我妈妈的双腿,露出她赤裸的私处,然后抱住我妈妈的胯部,发涨的龟头早已对准屄口;磊子把我妈妈的身体往下一按,同时屁股向上一挺,就听我妈「啊——」得一声就被肏入了……磊子一边动着屁股享用我妈妈的骚屄,一边含着我妈妈的大奶头在嘴里吮吸。我妈妈坐在磊子腿上,卖力地上上下下不断跳动,让磊子坚硬的肉棒在她阴道里抽动。

  磊子貌似有段日子没搞女人了,他今晚格外地兴奋,抱着我妈妈肉滚滚的腰部开始用力抽插,他红通通的小阴茎在我妈妈丰满的阴阜不断抽出又没入,有节奏地顶入我妈妈的下阴最深处。我妈妈两片肥厚的大小阴唇被龟头带的翻出又下陷,她胸前那一对大肉丘也随着磊子的抽插而剧烈颤抖着……我躲在房门背后,清楚地听见磊子与我妈妈肉体激烈碰撞而发出的一阵阵啪啪声,但却看不见俩人下体交合的部位,想必磊子的阳具在我妈妈温热潮湿的阴道里插得很深,从他屁股不断地飞速向前拱动,便可以看出。

  「啊~啊~啊~啊~~」

  我妈妈故意高声浪叫,为磊子狠狠肏她而助威……

  后半夜,我回到床上继续睡觉,也不知道客厅里磊子到底肏了我妈妈多少回。只记得清晨我起来上厕所时,隔着房门,都还能听见磊子嘴里骂骂咧咧地喊着:「干死你!干死你个老骚货!」……结果我厕所也没去上,悻悻地回到床上,盖起被子,不打扰自己好兄弟与我妈妈的淫戏。

  ……

  第二天上午,我昏昏沉沉地睡到11点钟才醒。起床后,发现磊子和我妈妈都不在家,于是打开手机,正想拨通我妈妈的电话,却发现有一条新短消息:「小伟,磊子带妈妈去超市买点生活用品,你起床后,吃点早餐,就来城东的大润发超市找我们。」

  呵呵,这俩人感情升温得还真快,昨天刚见面,今天就一起去超市购物去了,估计还手拉着手吧……我心里默默想到,一阵醋意油然而生。

  一个小时后,我转乘了三辆公交车,又步行了半公里地,终于找到了妈妈和磊子购物的大润发超市。

  此时,我妈妈正在鲜蔬区挑选水果,她穿着一件碎花连衣裙,外面套了一件小西装,腿上穿着黑色丝袜,以及同色系的鱼嘴高跟鞋;磊子站在我妈妈身后,漫不经心地玩着手机,时不时还哈气连天,看来昨晚与我妈妈连续数小时的盘肠大战,已让这个才20出头的小伙子身心俱疲。

  我走近俩人,打了声招呼。

  「妈,磊子。」

  母亲听见我的声音,转过身,面带微笑地说:「来啦,儿子,过来看看,想吃啥水果。」

  磊子又打了个哈气,他拍拍我的肩膀,说道:「哎呀,兄弟,你咋起来这么迟啊?」

  「没有啊,是你们俩起来太早吧……昨晚睡得好吗?」

  我故意问道。

  磊子没搭我的话,埋头看起了手机;母亲则表情尴尬地继续挑水果,也没说什么。

  我看俩人没什么话讲,自觉没趣,就去旁边的摊位逛了逛。

  过了一会儿,我看见磊子从蔬菜区挑了一根又粗又长的黄瓜,然后凑近我妈妈耳边,笑嘻嘻地小声说了些什么。我妈妈的脸一下就红了,也小声道:「在外面,别说这些。」

  说完,我妈妈不经意间夹了夹双腿。磊子瞧我妈妈一副羞臊不安的模样,得意地用那根黄瓜拍了拍手掌,脸上表情有点猥琐。

  我站在不远处,实在看不下去了,便跑过去对磊子说:「走,兄弟,陪我去前面柜台买几条香烟!」

  「好啊,正好我的烟也快抽完了。」

  ……

  十分钟后,我拿着刚买的中南海香烟,与磊子在商场厕所里抽起来。

  趁大家吞云吐雾之时,俩人都很放松,我便开门见山,直接问磊子:「兄弟,昨晚你和我妈的事,其实我都知道…」

  磊子一听,先是一惊,倏地露出慌张的眼神,看上去整个人都没了底气。
  接下来约莫半分钟,空气中弥漫着尴尬,我瞧磊子一直都不开口,似乎想保持沉默,于是就试探性地问他:「你觉得这样好吗?你是我最好的兄弟,她是我的亲生母亲。」

  「我……我……」

  磊子支支吾吾地说,「我就觉得……反正……反正以前我和阿姨……不是也……?」

  「我懂,我知道你以前就和我妈妈搞过。」

  「那……你的意思是……?」

  「兄弟,实不相瞒,我不介意你玩我妈妈,咱俩就像亲兄弟一样。」

  我严肃地说。

  「小伟,你到底啥意思啊?!」

  磊子有些着急了。

  「没什么意思,我只希望你记住一句话:肥水不流外人田。」

  丢下这一句,我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从商场厕所出来,我正巧碰到已经买完东西的母亲,她手上拎着大包小包,气喘吁吁的。

  「怎么就你一个人?磊子呢?」

  没想到母亲开口就来了这一句,竟然如此关心磊子……出于嫉妒心作祟,我气不打一处出,二话不说,拽着母亲的头发就往隔壁的女厕所里走。

  正巧此时女厕所里没别人,于是我把大门从里面反锁起来,然后指着地砖狠狠地说道:「跪下!」

  母亲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脸上一副惊恐表情,但她还是乖乖地跪到地上;我站在母亲前面,解开裤腰带,抓着她的头发就把母亲的脑袋往下按;母亲丝毫没有反抗,她顺从地张开小嘴,让我的肉棒正支插入她的口中;粗暴地抽插了好几下,我对母亲吮吸舔弄的幅度不够满意,便不住地前后扭胯,在母亲嘴里做着深喉;我的阴囊挂着两颗结实睾丸晃荡着撞击母亲的下颚,母亲被我插的白眼直翻,好几次插点干呕出来……五分钟后,我快速地扭了下屁股,在母亲口中爆浆,看着她把白花花的精液全部吞下后,我才怒气渐消,提着裤子走人。

  ……

  「哎,你怎么去女厕所啊?阿姨呢?」

  磊子问我。

  我不答,只是用手摸了摸裆部,然后向女厕所里面努努嘴。磊子见状,瞬间就明白了,他坏笑着说了一句:「小伟,还是你会玩啊!哈哈!」

  「要不你也进去耍耍?」

  我语气淡定地说。

  「哎呀,我可搞不动了,昨晚折腾了一宿!」

  「那是,那是……」

  过了一会儿,我妈妈在厕所里拾掇好头发、补了妆,终于姗姗走出来。这时候我们也该回家了。

  在公交车站台等车时,我妈妈站在中间,依旧拎着大包小包,我和磊子一左一右站在她两侧,倒不是不想帮妈妈拎东西,而是我们一个把手放在她的屁股上,一个双手按着她的胸峰,实在空不出手来……我妈妈脸色绯红,时不时地向四周张望,深怕别人看见自己正在被两个少年调戏。

  「兄弟,这破公交车咋还不来?」

  磊子不耐烦地说道,「我跟你讲,这段时间我正在看车,以后等我买了车,咱就再也不用遭这份罪!」

  听闻磊子要买车的消息,我还挺兴奋,毕竟自己从小到大,家人朋友都没有过私家车。

  「哦,是吗?你准备买啥车啊?」

  我问磊子。

  「预算反正不低,几十万吧!而且我爸给我介绍了一个熟人,是开4S店的,在他那儿买车还能打折。」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