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启蒙老师】(完)作者:柔情天蝎
字数:5315


  小时候,家境不富裕,只有一间老式的二层楼房。我和妹妹就和父母睡一张床,一直到我上初中那年才分开。那时候,妈妈和我睡一头,爸爸带着妹妹睡一头,四个人合盖一床被子。晚上有时候被尿憋醒,我会叫着要撒尿,有时候感觉爸爸速度很快就抱我撒尿,有时候感觉爸爸速度很慢。有点懂事的时候,有天晚上睡觉感觉被子里一阵阵的风灌进来,迷迷糊糊听见爸爸妈妈在窃窃私语,有时还有亲嘴的声音,透过窗户照进的月光,发现妈妈的身上很厚,仔细听了声音,原来是爸爸压在妈妈身上,还一动一动的。爸爸动一下,被子里就进一阵风。由于出生在乡下,很小就有人问我们爸爸的鸡巴大不大、妈妈的奶子大不大、晚上爸爸和妈妈睡不睡一头等等的问题,所以也明白爸爸妈妈在做什么。

  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对男女间的事也懂得越多。那时妈妈用水从不避开我们,直到我11岁的时候,有一次妈妈用完水站着擦洗,我盯着那一片黑黝黝的毛直发呆,我知道那叫逼毛(那时候还没听说过阴毛)。逼就长在毛的里面,我很想拨开逼毛看看逼长得什么样。那时候,我已懂得了手淫,也很享受手淫带来的快感,虽然没有精液射出来。也就在那一年,不知道哪里发生了地震,我们这为了防震,村里都集中在队里的麦场上临时居住,大家都用防雨布搭了简易帐篷。我家和叔叔家合在一起。晚上我会听到婶婶很享受的呻吟。然后就会听到爸爸妈妈这边也会有动作。有时我会偷偷爬起来看他们做爱,我感觉他们有时候就像在做爱比赛。听上瘾后,我甚至会跑到别人家帐篷外听声音,那时候,临时帐篷里的床基本都是两张竹马或长板凳架张门板或竹床做床,半夜时分,只要听到有节奏的「吱吱呀呀」的声音,就知道一定有人在做爱。第二天白天的时候,还会有大人开玩笑地说昨晚谁家的床声音特别大。我尤其会跑到我觉得长得漂亮的人家去听,有时候还会偷着爬进去看。村里有对刚结婚没多久的小夫妻,我觉得新娘子非常好看。要是我长大了也娶个这么漂亮的老婆就好了。由于他们新婚,他们的帐篷是独立的,外面也搭了一层草帘子,在麦场里,没有电灯,家家都点个煤油灯。他们家油灯一晚上都不灭。我天天去偷听,就把他家防雨布撕了一个口子,我可以爬进去,口子正对他家床。守候了几天后,我半夜起来撒尿,看着他家灯亮,就悄悄地溜到口子处,听到床板发出规律性的「吱呀、吱呀」声,就小心翼翼地钻进帐篷,躲在衣架后面,看到新娘衣服敞开着,露出两只雪白的奶子,奶子不是很大,还没有妈妈的大。新郎光着屁股趴在她身上,屁股一撅一撅的。一会儿撑着两只手搞,一会儿趴在新娘身上搞。我最恨的就是这姿势,因为我看不到奶子了。一会儿看到新郎屁股撅了几下就不动了。估计射完精了,新郎拿块毛巾擦了擦鸡巴,新娘起来端个痰盂撒尿。那时候的新娘有了身孕,肚子鼓鼓的,站着叉开双腿对着痰盂撒尿。我看到一股尿液冒着热气从一簇簇黑黝黝的毛里冲出来。说实话,那时候的人做爱还是保守的,不像现在这么开放。

  防震结束后,我们又回到了家里。睡觉的时候,我会刻意留意爸爸妈妈做爱,每次他们做爱的时候,我会用手去摸妈妈的屁股,原意是想摸逼的,但是实在是没胆量。直到有一年夏天,爸爸妈妈光着身子在月光下做爱,我真真切切看到了妈妈的奶子随着爸爸的抽动一晃一晃的,比那个新娘的好看多了!还看到爸爸的鸡巴抽擦的样子,听到了那种非常诱惑的「叽咕、叽咕」的抽擦声,甚至闻到了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直到他们结束后,爸爸拿块毛巾擦了湿漉漉的鸡巴,妈妈抬起双腿让爸爸擦,我终于看到了朝思暮想的逼!虽然不是很清楚,却是我第一次看到逼。

  那时候,我特别喜欢过夏天。那时候的治安很好,也没有电风扇。晚上家家都开着门窗睡觉。很多人都支张竹床或门板睡在院子外或通风处。我几乎偷看过全村所有女人洗澡。月光很亮的时候,可以看到不远处有人偷操。其实大人们都是心知肚明的,我会恶作剧的故意走过他们身边,然后放慢脚步偷瞄几眼。几乎所有人的反应都是一致的,男人马上趴在女人身上一动不动。如果有隐蔽的地方,我会躲在后面继续看。这时候就会看到男人加快了速度,喘息声加大了,女人会不停催促:「快点,一会又要有人来了。死鬼,一天不做都不行啊!」

  一天半夜,我习惯性地起来。发现身边没了爸爸妈妈。估猜着他们到屋里做爱去了。于是摄手摄脚到了门边,听到了熟悉的喘息声。但是月光把我的影子照到了屋里。赶忙吓得跑到屋后,透过窗户看到了全身赤裸的爸爸趴在妈妈身上吃力地动着。一会以后,爸爸说:「太累了,你来搞几下吧。」然后妈妈翻到了爸爸身上,爸爸要妈妈把汗衫脱掉,妈妈说:「你今天怎么啦?是不是吃错药了?」爸爸喘息着说:「你脱掉吧。我今天看见王二哥家的小媳妇光着身子在屋里喂奶,那奶子白得晃眼,多余的奶水全挤在地上。」「去你的,看见人家的奶子发骚了!你干嘛不去吃人家的奶水啊?」「你干嘛啊!我又不是故意的。看见了能不起反应吗?」爸爸说着,两只手从两边往中间挤着妈妈的奶子,随着妈妈一上一下的抽动,奶子也上下晃动。妈妈貌似也特别骚动。猛的抽了几下不动了,爸爸也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我知道差不多了,赶快跑到床上装睡。

  浑浑噩噩中,我长到了19岁,上高中二年级了。早一年的时候,顶替堂爷爷到县城上班的堂叔直到28岁才讨了个老婆,这个年龄在当时是超龄了,很不容易讨到老婆的,如果堂叔不是吃国营饭的,婶子是不会嫁给他的。听村里人议论,婶子好像不大正经。不过人却长得漂亮!留着长头发,还烫个波浪式,白白的皮肤,喜欢穿紧身的衣服。胸罩也和村里的女孩不一样,村里女孩都是一层布的,婶子的听人说里面是垫了海绵的,显得奶子高高的,凸凸的。也许是婶子不太正经的原因吧,结婚没多久堂叔就把婶子送到乡下来住了,还买了辆玉河摩托给她。

  暑假的一天,我需要去学校,由于错过了班车,爸爸让我向婶子借摩托骑下。我进了婶子的院门,婶子穿着花格衬衫躺在躺椅上睡午觉。看着她高耸的乳房随着呼吸一挺一挺的,我的鸡巴立马翘了起来。我按着性子轻声问:

  「婶子,可以把玉河借我骑下吗?我要去学校。」

  「是中中啊!」婶子睁开眼看着我,好像是发现了什么,又好像是要把我衣服扒光的样子,盯着我答应了下。那时的我虽说在山里长大,却有1。82米的身高。

  「来,跟我到屋里拿下钥匙。」说着,婶子拉着我的手把我拉进屋里,按在板凳上。然后拿着钥匙站在我背后,两手压在我肩上,手指晃着钥匙:「呶,给你。」我刚伸手去接,钥匙却掉在了地上。我弯腰去拿,婶子也弯腰去拿,两个大大的奶子结结实实地压在了我的背上。我霎时感觉到了呼吸困难。两人挺直了身子后,婶子的双手从我的衬衣领口慢慢的伸了进去,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胸膛,还用指头捏揉着我的乳头。虽然我梦里常和婶子做爱,但好事真到头上却不知道怎么办了。婶子低下头,将脸靠紧了我的脸:「不好意思了吗?是不是很舒服啊!在学校有没有被女生碰过?」

  「婶子,没有过呢。」

  「那你有没有打过飞机啊?」

  「打过了,打的时候,想的都是你。」

  婶子关上了房门,将我拉了起来,脱下了我的裤子,用手轻轻地翻动着。然后把她的胸罩推到了奶子上面,把我的双手按在了奶子上:「轻轻地摸,我喜欢」。大约过了两分钟:「婶子,别翻了。」话没说完,我一下射出了好多精液,全射在婶子身上。我感觉自己的脸红得发烫。

  「到底是愣头小伙,没见过世面,几下就出来了。」婶子笑着说。她捏着我的鸡巴,鸡巴还是硬的:「小伙子,射了还硬着。」她脱下了自己的裤子,我第一次看到女生的花内裤,裆部还是窄窄的,逼毛从旁边露了出来。妈妈的内裤可是平脚的,什么也看不到。霎时觉得婶子的浑身都充满了诱惑。婶子将裤子向旁边扒了扒,握着我的鸡巴伸进了她的逼里。马上很惬意地发出「嗷、嗷嗷」的呻吟。她双手按着我的肩头,我也毫不犹豫地把头全埋在她的双乳上,尽情地吸允着乳头。没几下,我感觉下身一阵发麻,鸡巴抖动了几下立马软了下来并滑出了逼外。婶子紧紧地抱住了我,将滚烫的脸庞贴紧了我:「记得常来找婶子玩。你叔一个月回来两次。别让别人知道,对你爸妈也不许说,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

  「开学你就不能来了,放假的时候过来玩玩。」婶子边关照着边取来了卫生纸帮我擦拭,然后要自己擦。我赶忙抢过纸说:「婶,我帮你擦。我看我妈妈都是爸爸擦的,然后我想看看你的逼,我从没看过逼长什么样子。」婶子听了「哈哈」大笑:「你个小色狼,看你爸爸妈妈日逼。婶子的逼以后有得你看。你赶快回家吧,不然你爸妈要找过来了。」婶子说完分开了双腿,我蹲下身子,胡乱擦了几下,扳开逼毛真真切切地看了一下婶子的逼,是红色的,略带黑,逼毛是卷的,刚刚日过的地方还开着一个小口子,里面红彤彤的。

  「快走吧,别让你爸妈找来。」

  我穿好裤子,骑上摩托车飞快地向学校跑去。

  回家之后,好多天都沉浸在喜悦之中,想着婶子高耸的乳房、卷卷的逼毛、红红的阴唇,不由自主地打起了飞机。很想再去找婶子,却没有胆量去。总感觉有好多双眼睛在看着我。在痛苦和煎熬中,暑假即将结束。

  忽然有一天晚上8点钟左右,婶子敲开了我家门。对我爸爸妈妈说:「大哥大嫂,我家那口子出了点事,要我送点钱去。我一个人不敢带钱走夜路,别人又不会开摩托车,能不能让中中陪我去下县城,去了就回。」爸爸妈妈一听,立马把我叫了出来:「快陪你婶子去找你叔,你婶子身上带着钱,小心点!」我一听,套了件汗衫就跟婶子走了。婶子已将摩托停在我家门口了。婶子招呼我坐在后面:「现在我开,回来你带我。」

  出了村口,婶子说:「抱紧我,晚上没人看见,抱上面点。」我明白了婶子的意思,两手抱在她乳房上。

  「把奶罩解开,手放里面去。」我顺从着婶子的意思,两手抱着奶子,婶子的奶子上有汗水,滑滑的。不知她喷了什么香水,一股女人的香味让我想入非非。
  夏天的晚上,路上基本没什么人,一路上我不停地玩弄婶子的乳房。偶尔有一两个人走过,婶子就打开车灯,我会把婶子的奶子露出来晃两下。我知道别人是看不清的,但婶子却很兴奋。车子开出了7、8公里,婶子将车子拐到了一个山坳里。

  「不是去找叔叔吗?怎么到这里来了。」

  「不要多问,坐好了就行。」我有点懂婶子的意思了。

  又走了半里地之后,婶子把车子停下。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一块薄膜,找了一块草地铺开。然后招呼我坐下:「不这样,你爸妈会让你出来吗?傻瓜!」
  我的鸡巴早已硬了,我把婶子推倒在地上,双手抱着她的头,嘴唇紧紧地凑了上去。婶子顺从地张开最,迎接我的舌头,我的舌头在婶子的嘴里不停地搅动,婶子后来用嘴唇紧紧地裹住我的舌头,不停地做着抽动状。「射点精液给我,宝贝!」我吐了一点口水,婶子张开嘴接住了口水,然后咽了下去。

  慢慢地,我解开了婶子的衬衫,扒掉了胸罩,婶子的大奶子突兀在我眼前。我骑坐在婶子身上,双手掌盖在奶头上,轻轻地转动手掌,手掌心感到麻麻麻的。婶子闭着眼一副很享受的样子。不时发出「嗯、嗯嗯」的呻吟。一会,她挺了挺屁股,褪下了裤子:「来,你也脱掉吧。你想怎么看逼你就怎么看。你没有吃过你妈的逼吧,我的逼你可以尝尝什么味道。」我调转身子,趴在婶子身上,就着月光,看到婶子的逼里湿漉漉的,全是水,舌头舔上去滑滑的,一股涩涩的味道,我把舌尖卷起来伸进了婶子的逼里,婶子「啊!」地叫了一声,同时含住了我的鸡巴不停吸允。我不由自主地「啊、啊啊!」叫了起来,不一会,一阵酥麻传遍全身,精液汹涌而出,全射在婶子嘴里。婶子「嗯」了一下,打了一下我的屁股。我爬起来,看到婶子嘴里都是精液,婶子将精液吐了出来:「坏小子」。

  「哇,都是我的子孙哪!」我故意惊呼到。

  婶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月光下光着身子的婶子特别好看!看着毛茸茸的逼毛,我伸出一只手不停地抚摸,原来逼毛还是有点硬的。拉直以后卷在手指上特别好玩。婶子让我和她并排躺下,一阵山风吹来,所有的劳累都被吹走了。婶子让我枕在她胳膊上,嘴含着奶头做婴儿吸奶状。一只手不停地拨弄着我的鸡巴。然后她抱紧我,用她的大腿夹着我的鸡巴揉搓。鸡巴「突突」地硬了起来,我翻身要压在婶子身上。婶子摆了摆手:「等一会,别着急,恢复下体力,等会狠狠地操我,别让我失望,越重越好。」

  相互抚摸了一会,估计婶子性子起来了,她跨坐在我身上,扶着鸡巴,慢慢套了进去。她身子后仰,双手压住我的大腿,一上一下抽动起来,我抬起头,看着鸡巴在阴道里进进出出,她的阴唇一张一张的,于是我用力挺起屁股,配合她的抽插。

  「好舒服,顶到我的子宫了。快、快快,用力。」抽了几十下以后,婶子瘫了下来:「来,还是你来插我。」此时,我已急不可耐,翻身上马,提枪就刺。山坳里响彻着「啪啪」的抽插声。婶子也挺着屁股迎合着我。又插了几十下以后,我「嗷、嗷嗷」叫了几声,婶子也「啊啊」叫了几声,两人身子一软,瘫在了一起。婶子紧紧抱着我:「这一次好舒服,最舒服了,没让我失望!」我们抱在一起,直到鸡巴变软滑出阴道。

  暑假结束了,我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村子,也离开了我依依不舍的婶子。放寒假的时候回家,又见到了婶子,却始终没有找到机会。春节过后,叔叔就带她回了县城。我始终认为爸爸妈妈和婶子是我性的启蒙老师。通过他们的培养,我在大学里征服了我现在的妻子。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