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四)作者:QM1255
字数:5207
              (四)秦语的爱

  黎明到来,我和秦语仍酣战不休。

  「呜……呜呜呜……啊啊……啊……嗯……咿……咿咿……再……啊……再来……好……好……好美……要……要……要死了……啊……讨……不要……讨厌……啊啊……」

  「嗯——」我一声低吼,用精液再一次佔领了那美丽的花房。

  「啊呀,糟糕,不会怀孕吧?」我和秦语无力地趴在床上,我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哎呀,」秦语听了我的话也是一惊:「都怪你,那么色……」

  「那……那可怎么办啊?」我一时也慌了神:「那个,安全期什么的,你知道么?」

  「人家还是第一次呢,哪知道那个。」

  「……」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我虽然很爱秦语,但不舍得她这么早就……
  「欸,」秦语眉头一皱:「我看电影上,男生,那个过以后,会用手,帮女生,弄出来。」

  「什……什么那个?」这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

  「讨厌,」秦语脸一红,一下扑到我怀里:「就……就是……女生被……被中……中出了以后……男生会……会抠……抠女生的……小穴……把……把……
  精液……弄……弄出来……「

  「中出」、「小穴」这样的词汇还是第一次从秦语口中听她说出来,我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这?这不太好吧!」我仍装着一本正经地说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哎呀,怎么那么麻烦啊,让你弄你就弄呗!」
  「那……那我就试试?」我装作紧张地说,但心里却是痒痒的。

  「来吧!」秦语仰面躺好,将大腿打开,整个阴部都暴露在我眼前。我不自觉地用舌头挑逗了一下那可爱的阴蒂,「啊——」秦语像触电一样抖动了一下。
  「色狼,谁让你舔了?」恢复了镇静之后,秦语狠狠地踹了我一脚,我嘴上求饶,心里却想:『你个小骚货,马上我让你求饶!』

  突然我心里一惊,我怎么会这样想?这还是那个钱明吗?我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我那么爱秦语,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这还算是爱她吗?我难道爱的只是她的肉体和情欲的享受吗?

  「快点啊,发什么呆?」秦语的催促把我拉回了现实。

  「哦,哦……」说着,我抚摸了一下她那粉嫩的阴唇,将一根手指慢慢插入那深幽难测的水帘洞中。

  「嗯……嗯……哦……」

  「你看看你,骚穴里那么多水,都能挤出来了。」我开始有意地用一些下流话语挑逗着秦语那根敏感的爱欲神经,一边说,手指一边在她的小穴里搅动着。
  「哦……啊……哦……没……哦……没有那么多……多水……啊……哦……
  嗯……啊啊……老……老公……啊……哼……怎么插……插……啊……插我……

  唔……「

  「那你喜欢老公插你吗?」同时,我加快了搅动的速度,还不停地用指尖刮蹭着她阴道的内壁。

  「啊……啊啊……喜……嗯……哦……喜欢……哦……老……哼……啊……
  老公的大……哦哦……大肉棒……咿……啊啊……呀……嗯……好……会…
  …好会插……「

  就在她说这些的时候,我突然摸到了一个粗糙的地方,难道就是传说中的G点?於是,我开始对那里展开猛攻。

  秦语的反应果然剧烈起来:「咿呀……呀呀……啊啊啊啊啊……嗯额……不行……那里……不行……好……不要……啊啊啊……还……还要……啊……嗯嗯嗯……好……好舒服……不行……不要走……啊啊……那……那里……咕……还要……不行……要……要被插死了……啊啊啊啊……去……去了……要飞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秦语的身体一阵剧烈的扭动,大腿突然地收缩,我的手被她撞了开来。这一撞不要紧,夹杂着精液的甘甜春水从她的小穴里喷射而出……

  「老公真坏……好舒服……刚才……」春韵犹存的秦语仍不时娇喘道。
  此时精疲力竭的我们抱在一起,就在这奋战过的、还残有血迹精斑淫水的床上沉入了梦乡.

  昏昏沉沉之中,感觉下体彷彿有一阵阵电流通过,又痒又麻,急忙睁开眼,却发现是秦语在舔舐我的龟头. 再向周围一看,已经不是秦语的闺房了,而是我的卧室。

  「老公,你醒啦——」秦语一边舔着,一边甜美地说.

  「这……这都什么情况?」我一时有点懵。

  「你还说呢,」秦语爬了过来,用手环上我的头:「我那房间给你弄得那么髒,我不得通通风,换换床单啊!所以就把你扛过来了。」

  「昨天,不好意思啊,你……」

  「没事儿,反正迟早是你的,免得夜长梦多嘛!」

  「……」本想说些什么,却莫名消失在嘴边。

  「哦,对,我看你身上出了好多汗,就做了个活雷锋,帮你擦了一下。」
  我低头一看,衣服已经被换掉了,身上也十分清爽,当然,腰部以下是没有衣服的。

  「老公你知道吗?我给你洗身子的时候发现那个小傢伙软的时候好可爱,所以就……」

  昨天已经见识过秦语那副淫荡样子的我,对她的这番话并没有太大的震惊,只是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你喜欢吗?」

  「什么话……」秦语捶了我一拳:「报告色狼老公,你可是我的男人,你敢让我不喜欢?」说着,用手握住那根微微勃起的肉棒:「你不也是?」

  「哈哈——」我们笑着,抱在一起。

  「语姐,」我摸了摸她的头:「你也累了,去休息一会吧,我想一个人再躺会。」

  「嗯。有事叫我啊!」秦语沖我眨了眨眼睛,然后「卡哒」一声关上了门,顺手也关掉了灯。

  我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点点的灯火,思绪万千。白天的那些问题仍然萦绕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钱明,你喜欢她吗?』冥冥之中有个声音出现在我耳边。

  「当然了!」我开始和那个声音对话。

  『那你喜欢她什么呢?她的肉体吗?』

  「她善良、活泼,还有……还有……」

  『你看你也说不好了吧?』

  「不不不,喜欢一个人不需要这些理由的。」

  『哼,你以为这样就能长久吗?你看她在床上的表现,你怎么知道她是爱你还是爱你的阳具?』

  「……」

  『今天她的淫荡你也看到了,你怎么知道以后她不会和别的男人上床呢?』
  「不!」我几乎快要疯了:「语姐不是那样人!她……她……她不是那种淫荡的女人!我……我能满足她!」

  『哈哈哈哈——』那个声音发出一阵尖锐的笑声:『满足她?好好好,就算你说的都是对的,那如果有一天你被她榨乾了,她还会在你身边吗?』

  「不!她爱我!她不会的!!」

  『哈哈,真有趣!哈哈哈——』

  「有……有趣什么?」

  『有趣的是哪天你被戴了绿帽子被还蒙在鼓里呢!』

  「我……我……她……」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想知道怎么办吗?』

  「想,想,快,快告诉我!」

  『哈哈,』他停顿了一下:『很简单,和她分手。』

  「不,不,我做不到……我真的……我真的很爱她。打死我都做不到……」
  我几乎要哭出来。

  『哼,那看来要给你点颜色看看了!』说着,我彷彿感觉一只大手朝我脸上拍来,我急忙一闪,「咕咚——」睁开眼睛一看,我却躺在床下,身上已被汗湿透。刚才,真的只是个梦吗?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我和秦语的家成为了我们的「战场」,床上、沙发上、地毯上,都留下了我们奋战的痕迹;后入式、站立式、女上男下式、野兽式,几乎各种体位我们都试了个遍。虽然她很少为我口交,但却从一个完全不会的菜鸟变成了一个像是多年的老手,让我欲罢不能。

  可能是性激素分泌得比较旺盛的因素,我们俩的性器都有了较大的变化:我的阳具已经涨到19公分,直径也从原来不足5公分暴涨到和刘克差不多的6公分多,每次也从二十分钟就投降进步到四十五分钟左右了;秦语就更夸张了,她的胸围几乎每天都长一个尺寸,现在已经逼近D杯大关了,现在她以前的衣服几乎都像是绑在她的身上,而她的小穴依然紧緻,但却比之前更加敏感,皮肤也更加细腻。

  不过,每天如此的奋战也让我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俗话说:「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坏的牛。」这话真是有一番道理。有时我已是精疲力竭,她却仍然激情不减,似乎是个永远填不满的无底洞。

  每当我瘫软在床上的时候,那个梦中的声音似乎又在我耳边回响,发出那尖锐的笑声,犹如是在嘲笑我一般。虽然我一直打算把这个问题弄清楚,但是父母已经结束了旅行,我和秦语做爱的机会也少了。

  时间转眼间就来到了八月,很快就要到去Z大报道的日子了。我决心要把那些问题弄清楚,但不能明说,於是,我想到了阅女无数的狗头军师——刘克。自从听说他也考上Z大之后,就很少听到他的消息。那天,我去了他的新家。
  「哎哟,钱明啊,好久不见啦!」刘克道。

  「你还说呢,」我捶了他一拳:「最近怎么没听到你的消息了?」

  「来来来……」刘克神秘地说,他领我到沙发上坐定,拿起手机翻了一翻,是一个女生的照片。

  「啊呀呀,这是哪部片子的女主角啊?」我打趣地说.

  「别瞎说,这是我女朋友。」

  「你小子可以啊!」

  「前几天,我去Z大那里的J市转了一圈,发现已经有一些新生去过了,然后我就碰到她了啊!她叫吴梓娜,也是我们G市人,也在Z大,法学系,你说巧不巧?看,超正的呢!可惜不是处女了,唉……」

  「等会等会,」我赶忙打断他。「你们都……」

  「哈哈,」刘克大笑道:「你小子也不差啊!语姐马上就要生了吧?」
  「去……」我突然想起今天的正事:「最近有些事情,想找你帮帮忙。」
  「说吧!」刘克爽快地答应了。

  於是,我将整个事情跟他概述了一下。

  「嗯……」刘克听完之后,眉头皱了起来:「这个……虽然比较难,但是我大概有个想法了。」

  「说说看。」

  刘克将他的计划和盘托出,为防止失败,我还提出了一个备用的计划。
  「嗯,就这么定了!」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回了家,找到秦语,说:「今天我去刘克那里了,他想说老同学了,能不能聚一聚?」

  「可以啊!」

  「明天,就在他家里. 」

  「嗯。」

  到了第二天中午,我和秦语打扮齐整,准备出发. 秦语穿了一件浅色的短袖T恤,两颗浑圆的乳球簇拥在胸前;下面是一条牛仔中裤,简约之中透出那么一点性感。

  我驱车来到了刘克家,刘克和他传说中的女朋友已经等候多时了。

  「来来来,介绍一下,这就是我的女朋友,吴梓娜。」

  「钱明哥、秦语姐,你们好,我是吴梓娜,你们叫我梓娜就好。」吴梓娜的声音十分甜美。

  我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女生,她比照片上更加甜美,一头长发盘在脑后,胸部倒不是很突出,身材比较娇小,一看就是那种学生妹的类型。

  「你就是梓娜啊——」秦语主动伸出手:「以后都是同学、朋友了,还请多关照啊!」

  「哪里哪里. 」梓娜的礼数还比较周全。

  短暂的寒暄之后,我们在刘克家里吃了一顿便饭。都说女生总是能有共同话题,秦语和梓娜两位不多一会就聊得不亦乐乎,看起来就像是多年的好朋友。
  酒足饭饱,我拽了拽刘克,他会意地说:「两位大小姐,我们老同学有几句话要说,你们聊,我们进去了。」

  「嗯。」两个女生异口同声地说道。

  故事讲到这里,我们的计划可能有心的读者已经看出端倪。没错,就是通过吴梓娜之口套出秦语的想法,梓娜的头发里放着刘克弄来的高清窃听器……
  我们一进刘克的房间,就迫不及待地戴上了耳机,梓娜和秦语的声音清晰地传了出来。一开始,只是女生之间很平常的话题,渐渐地,梓娜开始触及秦语的感情问题.

  「语姐,你条件那么好,怎么就看上钱哥了?」

  「也说不好,可能冥冥之中就註定了的吧!」

  「那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特别吸引你的吗?」

  「嗯,可能有吧,但是我说不上来。」

  「如果有个男生,和钱哥一样特别能吸引你,条件又比他好,你会考虑那个男生吗?」

  「我不知道,但是……」秦语停顿了一下:「但是我努力做出不伤害钱明的决定吧!」

  房间里,听得分明的我,低下了头,心里彷彿有什么东西在往上涌,刘克将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唉!感情这种东西谁说得清啊,是吧?语姐。」

  「钱明是我爱的第一个男人,初中的时候我就想着要嫁给他。这么多年,我没后悔过,所以才把第一次都给了他;如果以后真有那么一天,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收场。」

  没想到秦语主动抖出这么猛的料,我的精神又为之一振。

  「语姐啊,女人的青春多宝贵啊,如果只和那一个男人,不是委屈了自己的身体?」梓娜经过了刘克的「培训」,开始给秦语下套了。

  「梓娜,别胡说,虽然我对那方面比较……」这个时候,声音突然变小了,好像是秦语在和梓娜低声耳语.

  「那你就不怕把他榨乾?」梓娜倒是非常「敬业」。

  「小声点……」又是一番耳语.

  「比他那方面能力强的男人多了去了,你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吧?」梓娜虽然压低了声音,但我们还是能听得见。

  「……」秦语的声音还是听不清。

  「你这么性感,哪个男人看了不动心啊?」

  「讨厌……」这回只是听清了两个字。

  「你也太保守了吧,这种事情背着他才刺激啊!」

  听到梓娜的话,我心里「咯登」一下,我大概猜到刚才秦语的话的内容了。
  「可他不是我的泄欲机器啊,我爱他,这难道不是爱人之间最基本的吗?」
  听到这里,我慢慢摘下了耳机. 听到这些,足够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